霍姆斯在London

之前的电影版虽然我很喜欢裘德洛,一般喜欢小罗伯特,对于明目张胆的突破性改变也是历来喜闻乐见的,但也仅仅是依着福尔摩斯大名认为不错看而已,完全没有兴趣评论之。这次BBC的这个剧,虽然更大胆地把背景搬到了现代,对于Benedict
Cumberbatch也只有The Other Boleyn
Girl里面惊鸿一瞥的印象(这也是电视剧看完才想起来的),却完全把那点淡定烧光了。

  夏洛克·福尔摩斯应该是什么样子,这个问题放到三十年前,那么答案一定是英国演员杰瑞米·布莱特,直到几年前我看到关于福尔摩斯的书的时候,封面上还印着他的照片。不过江山代有人才出,近几年来,福尔摩斯也像詹姆斯·邦德一样更新换代。贝克街的大侦探,在当银幕上的的代言人是小罗伯特·唐尼,电视上则是英国演员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这部英剧乾坤大挪移似得把福尔摩斯从十九世纪搬到了二十一世纪,他不但可以运用各种高科技手段破案,连华生也用网络来写书。作为一个推理迷,我不敢说今天的福尔摩斯就因该是这个样子,不过从编剧到演员,以及观众的反应看来这是最适合现在的福尔摩斯。
  其实很早以前我就已经注意到了这部风靡世界的英剧,不过一向反对“糟蹋经典”的我对这部电视剧提不起兴趣,更何况之前小罗伯特·唐尼演的电影版,虽说质量不错,不过没有人会认为福尔摩斯是他那个样子,可是出直觉外有说不出哪里不对劲,所以我觉得福尔摩斯不应该出现在今天。
  在放假期间,宅在家里,成天空虚,几近崩溃,忽然想起了那个给了我很多惊喜的奇怪天才,于是一口气看完了三季神探夏洛克。看着屏幕慢慢变成黑暗的那一刻,一个让自己对很诧异的想法油然而生,为什么不再播一季!?
  虽说承认这这是一部精彩的电视剧,不过也只是承认这部电视剧本身的质量,这与福尔摩斯的关系并不太大,我从电视中找到了本尼迪克特和福尔摩斯共同的特点,比如天才与偏财的两种面孔、出神入化的推理技巧、以及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字,不过也是仅此而已罢了。电视剧打出福尔摩斯的名号恐怕是吸引那些只闻其名,未见其能的新时代观众,真正喜欢推理小说的朋友是对电视剧不俗的质量所吸引。
  已经播出的九集中原著中都有的影子,不过并没有继承原著中那些令人着迷的技巧,就像是一些评论家所说,我们的确可以猜出凶手是谁,不过并不知道他是怎么干的。可是在看电视时绝对没有这种感觉,当然这是影视艺术先天的不足,它是让人看的,而且它还是排斥让人想的,成为经典的推理电影,多数都是那种社会派的推理。
  不过情节并没有成为这部电视剧的软肋,原因就在于它在视听方面做得非常好,电视剧加快了剪辑节奏,推理过程不再是啰啰嗦嗦的案情复述,而且将一个个的推理重点都标注在画面上,虽然不是首创可也是再好不过的运用。另一方面大大增强了动作性,可是也没有夸张到动作英雄的程度,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其实一直是在冒险,处于危机四伏的环境里,随时都有可能命丧街头。电视剧中也拿这个开起了玩笑,华生先生喜欢危险人物,连他自己也纳闷::难道我身边全是神经病吗?
  这些都是坛坛罐罐,真正令人欲罢不能的还是演员们惊艳的表演。英国演员是全世界公认的演技最为扎实的一个演员群体,大概也是因为英国兴盛的剧场环境,长年的舞台锤炼,锻造出一批又一批的优秀演员。这部电视剧中充分体现出了英国演员的高超表演技巧,两大主演各有千秋,本尼迪克特的表演是隐忍加怪胎的形式,不过记忆最深刻的一个镜头就是福尔摩斯双掌合十,轻靠着下巴,从容的思考的样子,这个形象最接近我心目中福尔摩斯的样子。马丁·弗瑞曼则是以呆萌作为贯彻始终的表演路线,在奇招迭出的福尔摩斯身边,这一形象再合适不过。
  而且电视剧中几乎就没有过目即忘的角色,试着数数还能记起多少个剧中人物的名字吧:迈克罗夫特、赫德森太太、莫里亚蒂、玛丽(华生夫人)、莫莉……驾驭如此庞大的群像,精彩的剧本功不可没,优秀的演员也是劳苦功高的。
  对一个喜欢福尔摩斯的人来说,这部剧的确是不成体统,它演的不是福尔摩斯,本尼迪克和马丁·弗瑞曼只是接过了福尔摩斯和华生的衣服而已,精彩的确不假,可他们还是在扮演自己。只是维多利亚时代离我们实在是太远了,观众已经记不起福尔摩斯到底是什么样子,而他们又表现的这么好,索性他们就算是贝克街的主人吧。
  想到这里又觉得黯然神伤,福尔摩斯可能永远都看不见了,或许我早已察觉到了,从看到电影《大侦探福尔摩斯》
时就已经知道了这一点,只是没见到这种反面证据,还不肯承认罢了。
  

也许自维多利亚时期以来,人们就有一种刻板印象——叼着烟斗、戴着猎帽的福尔摩斯就应该生活在烟雾弥漫的伦敦,离开了贝克街221B的公寓,夏洛克就不是我们认识的夏洛克了。于是,当美国人把福尔摩斯先生“劫持”到纽约,难免引来骂声一片。作为BBC版的忠实粉丝,我尽量以最客观的态度观看此剧。两集过后,我的初印象是:比不过英剧,但却是好看的美剧。

虽然大半剧评都是冲着腐而去的,剩下的当中又有一半是批判这种腐眼看世界的,本人却要很正直地说,其实一切只是BBC以全面客观的态度把维多利亚时代的人物故事搬到当代的环境以后的副产品。以Holmes和Watson这种分享公寓,同进同出的状态,就算本人还是很直,在今天的英国一定会被这样那样像Hudson太太,餐馆老板等等提示到自己都疑惑的状态的。所以那些同居啊,订婚之类的暗示,只是跟智能手机和网站博客一样的存在而已。

美国人眼里的福尔摩斯的确和和英国人眼里的很不一样。英国人认为福尔摩斯是一个神经质的推理机器之前,首先是一个英伦绅士。卷福的嘴再怎么刻薄,情商再怎么低,他还是很有绅士风骨的,仪态端庄,举止优雅,还有格调相当高雅的爱好——拉小提琴和作曲。但是美国人更多挖掘了福尔摩斯顽童的一面。米勒福穿着花哩花碌的Tshirt,不伦不类地配上一件小马甲,出门不忘系上很滑稽的围巾。对老爹的管教不屑一顾,对华生干涉他私事耿耿于怀并想方设法地报复,推理遭遇瓶颈不拉琴反而去撬锁……这完全就是一个IQ高EQ低的小屁孩之所为啊。这样的角色讨厌吗?不吧?你看物理版的米勒福——谢耳朵人气多旺呀。

而这剧本身最让我身心舒坦的,只有两个部分,精致新颖的镜头设计,任性骄傲有点孔雀的福尔摩斯。当然,关于节奏,白种人已经把感官刺激中的节奏推到了一种极致,而且似乎还有不断越来越快的趋势,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彻底崩溃。

一物降一物,谢耳朵有潘小妮,卷福有莫里亚蒂,米勒福有女华生。不得不说女版华生真是美版福尔摩斯最大亮点啊,而且刘玉玲做女主角是一个非常合适的选角。亚裔人在老外心中的印象,要么是《破产姐妹》里的移民奇葩,要么就是勤奋聪明的天才。既然joan
watson的角色设定是纽约白富美,那么就不可能是前者的形象。女华生虽然未算得上是天才,但智慧远胜各版男华生。她能够找证据印证福尔摩斯看似满口胡说的推断,还能找到各种办法管教极度不安分的米勒福,既可用小提琴打温情牌,又可拿图钉刺米勒福“神经末梢最多的部位”以示威胁,软硬兼施,手段堪称一绝。米勒福就算千不想万不愿,也不得不乖乖听从发落,陪她看棒球,请吃饭赔礼道歉。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