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来去往返的这些已经

  贵志和铃子其实是不太一样的性格,但是对妖怪的态度上是有交点的。每次画风是触及非人类的类型时候,就发现,那些静态的景色都是有生命的。连着看完了
友人账 的全部(除了还没出来的)。
 
 腾然发觉不是讲述一个高中生因为自己的特殊能力而被人类排挤,而心生寂寞的故事。而是通过每次的离别,邂逅,告诉我们爱的方式。

   
猫咪老师说,夏目铃子天生拥有强大的妖力,打败了许多的妖怪,将他们的名字写在纸上,装订起来,就成了友人帐。

或许有看过原作漫画的人知道,绿川幸是怎样的一个作者。从她广为人知的那篇《萤火之森》开始,她那凌乱寸断的线条就和夏日、和妖怪结下了不解之缘。那些归类于志怪的纤巧短篇,所讲述的那些寂落却温暖的故事,都能让我们看穿,绿川幸是一个多么纤细而敏感的女子。
雨后的屋檐上坠着的风铃,阳光透过叶片投下的斑影,午间梧桐树上稀疏的蝉鸣,被绿川几笔勾勒,一阵风起,一个少年轻轻嗅到了夏的香气,一幕幕妖怪百物语就此展开……

 第二季的结尾曲。
爱してる。虽然透露着小股的忧伤,但夏目还是和斑在雪地里前行,他应该不是寂寞的,而是在分担妖怪们的心情,不被理解,无法沟通的人类所带来伤害后的痛苦。一直都一种状态而活着的孤独,被疼恨的哀伤。
 
 没有了父母的夏目,在亲戚间被迫周旋着的居所,但很坦然地面对着。就算是年幼的时候也没有哭泣,只是静静地思考着。他也很想哭的,为什么自己会看见那些东西。那棵樱花树,他用尽全力地对这妖怪喊着,最讨厌你们了。也许被亲戚们踢皮球都已经成了习惯,最受不了的是无法得到别人的相信,而又不能骗自己。

    可以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所以无人理解,孤单一人。

寂寥

 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件暗蓝色的旧外套,当亲戚随手拿起一件并不合身的大衣扔给年幼的贵志时,嘴里说着,透着嫌弃和厌烦的句子,已经语无伦次和抽搐的表情,是因为贵志听到了又要被送走辗转到另一个亲戚家的电话。而那件衣服,就像是作临别的打发礼物。但小小的贵志还是搂着它睡着了,闭着眼睛还小声地嘟囔着,还真有点旧了。

    夏目贵志说,外婆人际关系不好,年纪轻轻就过世,至今几乎没有人记得她。

我得说《夏目友人帐》的故事太过寂寥。
无论是夏目玲子还是夏目贵志,都是悲哀的人。因为人类社会就是这样,出于本能地排斥和“大众”不一样的人。【看得见妖怪】未免是件太不一样的事情,所以玲子和贵志,都不为大众所接受。
贵志大概是最能体会到祖母的心情的。“那个孩子总是说一些奇怪的话。”“明明什么都没有非要装成有什么的样子,是想引起别人注意吗?”“骗人的孩子!”——没人能证明他的清白,因为没人能看见他看得见的东西。他被当成是异类,是骗子,是坏小孩。本身就是孤儿的他,为此更不受欢迎了。
那种委屈满满的,似胸间塞进的棉絮,吞吐不得,倾泻不出,只能默默承受。

 第二天,就穿着上学了。被同学询问时,一脸高兴带着幸福的表情,是家人送的。这孩子的心,从小就长得那么善良,那么懂得珍惜,美丽到让人心痛的想法。又怎么和妖怪们成为友人呢?

   
铃子得不到人们的理解,只能不断寻找妖怪比试,要来它们的名字,和它们做朋友,许诺它们,一定会叫它们的名字。

我想贵志肯定曾经怨恨过的,这种没有一点用处只会带来麻烦的能力,究竟使他失去了多少,我没有办法统计。只是我们从他经年后习得的沉默可以看出,他礼貌的微笑不过是保护自己阻绝他人的盾牌。这个能力使他经历了太多的伤害,使他习惯了一个人,一直一个人默默承受,不想惹麻烦。
因为没有能理解他的人,因为他只是一个人。

  铃子也有着相似的命运。但她用坚强和倔强缝合着异世界和人类沟通间的缝隙。被小孩子扔石头划伤脸,却默默地端望着风景,看到孤独的妖怪,也会用自己的方式给予他们帮助,那个帮助看到大海的小技谋,等等。

    可是,铃子寂寞,妖怪们也寂寞。

所以现在当贵志使用友人帐的时候,当他越来越接近他的祖母的时候,他也渐渐了解了那个任性、放肆、嚣张的“玲子大人”是怎样形成的了:因为寂寞啊。
不被人类社会容忍的玲子,可以玩耍的对象,只有妖怪了。
当年那个穿着校服的少女,到底是用怎样的心情,去打倒一只一只的妖怪、把它们收为手下的呢?我们没办法知道,但可以想象,那个没有朋友、穷极无聊的少女,是带着一种何等凄然的任性,去征服只有她看得到的一切的。
而玲子更悲哀,在于她没有把她唯一玩耍交谈的对象——妖怪们当成是朋友来看待,她欺负它们,统治它们,使唤它们,可到最后她仍然是孤独的王者。

 之后,有网友提到说,虫师也是有相似的地方,看了几集,可能画面不够阳光吧,坚持不下去了。还是一如既往地支持,那本,越来越薄的《友人账》吧。

   
它们存在于人类的世界之外,每日在路边,在山间,看着人来人往,人世变迁。

妖怪也同样寂寥。它们有着长久的生命,却总有这样那样的牵挂或者怨念,不能成佛,停留在这个人世间。它们也曾想过接近人类,但总容易互相伤害。这世界虽然很大,但总归是人类的,妖怪的一席之地,在人类看来或许都是不应该。人们热闹丰富地生活着,妖怪也会艳羡,却,始终无法参与。
妖怪,也很寂寞的啊。

   
多年以后,当年曾将名字送给铃子的妖怪们依然长存于世,依然静静等待着铃子,却再也没有听到铃子呼唤它们的声音。

所以说《夏目友人帐》是个寂寥的故事。一个寂寥的少年和带着他寂寥的祖母的回忆的一群寂寥的妖怪的故事。他们彼此都度过了对各自而言相对漫长的寂寥的日子,而现在,这日子在友人帐薄薄的纸页之间发生着改变。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